IMG_3152.JPG

達賴喇嘛尊者前特使,藏人行政中央前內閣部長嘉日•洛迪堅參仁波切( Kazur Lodi Gyari Gyaltsen )的荼毘儀式,在印度北部德拉頓敏卓林寺舉行,藏人行政中央安全部部長參與此告別式,並對家屬進行了慰問。

達賴喇嘛尊者的前任特使,曾九次和中國政府進行會談的嘉日•洛迪堅參仁波切,因病不幸於10月29日在美國加州舊金山當地時間凌晨6點15分辭世,享年69歲。11月5日,仁波切的遺體自美國返回位於印度北部阿坎德邦德拉頓的敏卓林寺。自古敏卓林寺為寧瑪派的主要母寺,歷史上寧瑪派許多高僧大德均出自敏卓林寺,是寧瑪學派的中心寺院。而嘉日·洛迪堅參仁波切年幼時即被認證為敏卓林寺分寺─甘孜魯木饒寺的大堪布蔣巴德威尼瑪仁波切的轉世│ http://khenchen.pixnet.net/blog/post/11893894

數百人於敏卓林寺大門處捧著哈達等候移靈返回,以此表達敬意。嘉日•洛迪堅參仁波切的聖體置於仁波切的公子敏卓林貝南祖古仁波切的住所處,直到11月18日早晨的告別式,由寺方為嘉日•洛迪堅參仁波切的遺體舉行了藏傳佛法的傳統儀式。藏人行政中央安全部部長帕巴次仁,西藏人民議會副議長益西平措及部分議員,印度北阿坎德邦總督什麗瑪蒂•巴比拉尼•瑪莉亞女士(Baby Rani Maurya),以及來自不丹政府,尼泊爾,德里大使館的代表等參加了荼毘儀式。代表西藏中央政府出席的是 Kalon Phagpa Tsering Labrang,西藏中央政府安全部,選舉專員和公共服務委員會專員Sonam Choephel Shosur,西藏議會成員西藏流亡議會副議長Acharya Yeshi Phuntsok-新德里達賴喇嘛尊貴局局長Ngodup Dongchung代表,信息和國際關係部秘書長Sonam Norbu Dagpo.

...........

IMG_3174.JPG

敏卓林寺全體為嘉日•洛迪堅參仁波切的逝去哀悼與虔敬修法

IMG_3176.JPGIMG_3201.JPGIMG_3205.JPG

IMG_3177.JPGIMG_3175.JPG

............................

2018.11.5 嘉日•洛迪堅參仁波切大體自美國返回印度敏卓林寺

IMG_3195.JPGIMG_3196.JPGIMG_3197.JPGIMG_3179.JPGIMG_3198.JPGIMG_3199.JPG

 

IMG_3183.JPGIMG_3178.JPGIMG_3172.JPGIMG_3180.JPGIMG_3181.JPGIMG_2556.JPG

IMG_2558.JPGIMG_2561.JPGIMG_2560.JPGIMG_2582.JPGIMG_2581.JPGIMG_2580.JPGIMG_2587.JPGIMG_3182.JPG

 

米滂仁波切在完成其主要的兩個次第的實踐後,並於閒暇時賜予諸多訣竅典籍後,於鼠年元月十三日結束了坐觀。當月十八日起,陸續有些許壞客來煩擾其心思,所以二十一日這天,他突然寫了:

「南無文殊師利薩埵耶!願妙喜等淨土上

自在大海般的佛子行為

為充滿天宇的眾生發大悲心

誓言要在受命運折磨的濁時  為充滿天宇的眾生講述正法的我

十七歲得患脈疾  飽受折磨  被命運之網困住了幻化般的身軀

留在了這片刹土  而今我一心嚮往死亡  用文字寫下了最後的語言。」

就這樣,米滂仁波切留下遺囑,並藏在暗處,由二月至三月間,他念二十萬遍不動佛咒文,對自己的親屬喇嘛威瑟講了餘下的遺囑。

某次他說:「如今講真話沒人聽,說假話才有人相信,我從來沒有對人講過,我不是普通的凡人,是發心祈請生在此地的菩薩,我此生本來想在佛教和眾生事業方面,尤其是為密宗前譯正法做一番有益的事情,但現代的人福報小,障礙多,有幾處關鍵的因緣錯亂,使我得了嚴重的疾病,所以未能如意,但幾個注解都寫完了。我本來想寫一部廣泛而易懂的《中觀論》的總講義,但沒有寫成。如果我的《原始心部》這部著作能全部寫完的話,也會成為無偏私的佛教主軸,能起關鍵作用,但也未能如願。如今是末法時期,距離邊地野蠻人毀滅佛教的時代也不遠了,是以爾後生為人身也不能為眾生做什麼事情,如果現在像從前敏珠林寺師兄弟在世(註: 德達林巴及達瑪師利二兄弟)的那個時代,或許還能為佛教和眾生做些有益的事情。由於時代衰微之因,現在做事非常困難,來世再也不會在這個不淨的刹土降生,而將生往純淨的刹土。由於祈請的緣故,於輪迴沒有永斷之前,將以各種化身出現,化身不會中斷,這是自然的。」

又說:「從二十二日起,四大不和的疾病將會消失,沒有一點痛苦的感覺,超越相的彩虹明點裡,日夜會顯現佛像和刹土。」之後,接受各地具信弟子和檀樾們的拜見,並為他們發願。當弟子和施主們要求他為佛教和眾生事業而長壽時,他說:「現在我絕不留世,也不轉世,我要去北方的香巴拉。」

就這樣,到六十七歲時,即藏曆水鼠年四月二十九日,以跏趺坐姿,做著等引說法手勢,將心識收至原始法界中。當法體進行火化時,呈現出彩虹帳幕等奇異殊勝徵兆,在場的人們都看到此一奇妙景象。他的後事均由喇嘛威瑟根據其意願圓滿完成。

米滂仁波切的主要弟子有文殊般的三位依怙共同的弟子德珠·吉美滇貝尼瑪、伏藏師索甲、第五世佐千祖古、格芒祖古、雪謙冉將祖古、嘉曹祖古、噶陀錫度、白玉嘉珠祖古、阿宗珠巴祖古、大得道者釋迦舍利、傲爾苯洛祖古等。

總之,噶陀寺、白玉寺、雪謙寺、佐千寺、八邦寺、德格大寺,乃至安多熱貢為止的薩迦、格魯、噶舉、寧瑪派的大祖古、講解典籍的大學者、具備三藏的親教師、具備兩種次第的密宗師、拋棄今生今世的遁世者等,都是他的心弟子。心弟子士夫們為繼續上師的事業付出極大的努力。

米滂仁波切雖未自地下發掘出什麼伏藏正法,但因必要,將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訣竅、羯磨集等過去沒有聽說過的很多伏藏正法,以著作形式呈現出來,是所有伏藏師之王,是自在深奧意伏藏的伏藏師中的轉輪王。

而這位依怙之語弟子即是敏卓林傳承的大堪布蔣巴德威尼瑪

.........................

IMG_2746.JPG

.......................................................

第二世敦珠法王嘗道:「往昔,我二十歲之初,於敏卓林寺中領受此教典法類與八大修教、意集、橛金剛之三類無數灌頂與解釋、語傳時 ........大教授師文殊樂日尊者(蔣巴德威尼瑪尊者)開示:『我特別在此次將教典、伏藏為主之全部灌頂和語傳、訣竅,都以完全圓滿的語教、完全圓滿的口傳完成,你現在必需執持寧瑪派之教法!此諸教典、伏藏之經函必須存版而講授弘揚,勿使錯誤』!如是一再而再訓示。最近回想,乃是預見未來之言。」│【敦珠法王之具勝解者心藥教言】https://khenchen.pixnet.net/blog/post/11893909

 

圖為敏卓林貝南祖古仁波切(嘉日•洛迪堅參仁波切的公子)邀請雪謙冉將仁波切、白玉穆松仁波切等大德至敏卓林寺為父親修法

 

IMG_3202.JPG

IMG_3159.JPGIMG_3158.JPGIMG_3160.JPGIMG_3157.JPGIMG_3173.JPG

IMG_3164.JPG

IMG_3171.JPGIMG_3165.JPGIMG_3170.JPGIMG_3166.JPGIMG_3167.JPGIMG_3168.JPGIMG_3169.JPG

 

IMG_3155.JPG

..........................................................................

About蔣巴德尼瑪仁波切簡傳

蔣巴德威尼瑪仁波切,又名格擦丹增,生於伏藏師榮仁多傑的賢昆仲家,父親為涅龍多吉仁波切。他精通《中觀》、《律藏》、《因明》等學說,對五明暢通無阻。他在紐修隆陀、上師 榮仁多傑尊者、康楚、依怙欽哲等處聞得了顯、密兩宗,續王《密精義》以及前譯《經部·密意集合經》、《續部·幻網經》、《心部·十八母子經》佛語和伏藏正法,並進行認真學習。其根本上師為敏卓林傳承殊勝成就者  榮仁多傑()尊者,並由敏卓林寺堪布晉美沃鄔諾布授予比丘戒。

事實上,格擦丹增仁波切 (即 蔣巴德威尼瑪仁波切 ) 乃熱譯師多吉劄()的轉世化身 ,當格擦丹增仁波切 蒞臨達隆聖地時,達隆寺所有的僧人共同夢見阿底峽尊者來到此處。彼時,諸多鳥兒皆鳴呼著阿底峽尊者之名號(覺沃傑),即使不當季的花兒也都盛開,所有的花朵都隨著尊者的移動而轉動方向,這使得眾多僧人深感希奇異常。當時,格擦丹增仁波切 雖是首次訪視達隆寺,卻能詳細介紹寺院中的經堂等種種三福田,故被認為阿底峽尊者的轉世。

此後,蔣巴德威尼瑪仁波切圓滿獲得敏卓林派傳承灌頂、口傳和講解,成為執持法教者。他將文殊依怙米滂仁波切奉為不共部主,加以敬重。於其座前學修大圓滿心髓、靜忿文殊之教法訣竅與顯密諸法,米滂仁波切曾對其云:「 汝乃白文殊的再次化身」,故於壇城中蒙賜密號「 文殊樂日」( 蔣巴德威尼瑪 )此這一密宗法號,授予實行執持傳承之密囑。 對《大圓滿法大精義》、《靜猛文殊》的續、口傳和訣竅進行學習,受到自己所修本尊的智慧身攝持,修得了文殊菩薩的命咒。

爾後蔣巴德威尼瑪仁波切又於木雅堪布固索座前服侍三年。 

噶陀司徒仁波切、拉曲珠仁波切、蔣巴德威尼瑪仁波切等三人,曾在米滂仁波切座前立誓,將在新龍魯木饒聖地建立戒律清淨的僧團。米滂仁波切也特別加持此願,願使其實現饒利有情。而蔣巴德威尼瑪仁波切更是為了眾生,致力於新創佛學院、著作多部解釋宿氏傳規密藏續大疏等注解,進行弘揚法教與廣大利益等極妙善事。蔣巴德衛尼瑪仁波切之弟子多如繁星,其來自西藏衛藏、青海、木雅、果洛等各地區,多是生死自在、覺悟自心的大士。

後來他居住在魯木饒寺,按照蘇爾氏傳承注釋著了《密精義大注釋》等很多著作。他每天為上千弟子講解典籍;不共的大圓滿法訣竅部,每天要講十餘次,其中包括醫學、曆算等。為了佛教的廣泛事業,他在該寺創建有所依和能依的殿堂,稱為奇異化身殿堂,其他無數身、語、意的能、所依及新建講經院等,事業之輪非常廣大。(: 佛語傳承在蘇爾氏祖孫三代人為首的上部地區,有密宗之王索、蘇爾、努三氏;下部地區,有噶陀寺法主丹、藏、香三部;中部地區有遍知法主茸、隆二人。他們的聲望如日月一般,使佛語的光輝照遍了雪域正法國的各個角落,使雪域出現無數的勝士夫。)

他的繼承者是仁津·隆色寧波的化身,也是他的侄兒喬多祖古、和女兒貢桑曲卓、以及貝瑪南嘉祖古、雅旺仁波切祖古等。這些人的侄兒、孫子、曾孫弟子等充滿大地的堪布、大師、祖古,在康區阿賽理莫熱寺弘揚了佛教。尤其是伏藏師德達林巴在圓寂時所云:「我要向東方走七步。」這預言著持教寶座者於七代之後,將由東方來承繼此佛法傳承的重任。據此預言,當時的西藏政府遵照第十三世達賴尊者(圖登嘉措│Tubdain Gyaco)的旨意,敦請大伏藏師榮仁多傑仁波切至敏卓林寺,彼時蔣巴德威尼瑪亦隨之於敏卓林寺轉動佛語、伏藏正法及敏卓林傳承的灌頂、講解、教授,以及密續的講解、大圓滿法等三依怙的傳承法輪;從衛、藏、康三地聚集了無數化機,繼承敏珠林寺的傳承。而其主要的心子為第八世堪千、敏林炯二人。後來二世敦珠仁波切也來到敏卓林寺受法,敦珠仁波切的別解脫戒、菩薩戒、密乘戒的傳承大部分領受自蔣巴德威尼瑪尊者,故其成為敦珠法王之大恩大德的三上師之一。而無論是第八世堪千、敏林炯仁切及敦珠法王,他們無一不是近代知名的殊勝的成就者。

當尊者年屆六十五歲之際,其於敏卓林之重要分寺──魯木饒寺之拉丈大殿中圓寂。在二利天成之中,將色身收至法界,只剩下一尺高的法體。圓寂時,發生了地震,下起了花雨,出現彩虹纓絡,調伏諸多有情,置彼等於奇異的信仰中。當時於魯木饒寺安厝聖體之殿堂,其內外皆現虹光,法體化出如雲之舍利子、虹光,同時亦天降舍利雨 ......以如斯善妙示現了眾多殊勝吉祥之瑞相。調伏諸多有情,置彼等於奇異的信仰中。蔣巴德威尼瑪仁波切圓寂前亦預言,來日自己將帶著更好的法,再次轉世以度化眾生。

蔣巴德威尼瑪尊者的轉世為嘉日•洛迪堅參仁波切。堪、炯二位的親弟子則是第十一任敏卓林澈清·貢桑貝瑪旺嘉座主,即為當代修持睡夢瑜伽知名的睡覺法王!│http://khenchen.pixnet.net/blog/post/11893894

......................................................

IMG_3156.JPG未命名.png

 

IMG_2593.JPGIMG_2594.JPGIMG_2595.JPGIMG_2597.JPGIMG_2599.JPGIMG_2601.JPGIMG_2613.JPG

IMG_2600.JPGIMG_2603.JPGIMG_2604.JPGIMG_2605.JPGIMG_2606.JPGIMG_2607.JPGIMG_2612.JPG

 

敦珠法王云:「我本人之別解脫戒、菩提心戒、密乘戒之傳承,主要由此(文殊樂日尊者)為作引導,是本人之三位大恩上師之一」。

 

IMG_3174.JPGIMG_2753.JPGIMG_2705.JPG

IMG_2698.JPG

IMG_2704.JPG

IMG_2703.JPG

IMG_2702.JPG

IMG_2701.JPG

IMG_2700.JPG

IMG_2699.JPGIMG_3125.JPG

 

 

IMG_2747.JPGIMG_2706.JPGIMG_3143.JPG

 

IMG_3114.JPGIMG_3115.JPGIMG_3116.JPGIMG_3117.JPGIMG_3118.JPGIMG_3119.JPGIMG_3120.JPG

IMG_3121.JPGIMG_3122.JPGIMG_3123.JPGIMG_3124.JPGIMG_3126.JPGIMG_3127.JPGIMG_3128.JPG

IMG_3129.JPGIMG_3130.JPGIMG_3131.JPGIMG_3133.JPGIMG_3134.JPGIMG_3135.JPGIMG_3136.JPG

IMG_3137.JPGIMG_3138.JPGIMG_3139.JPGIMG_3140.JPG

 

IMG_3145.JPGIMG_3131.JPG

隨著荼毗儀式的圓成,蔣巴德威尼瑪尊者如傳奇一般的前世與今生,也暫時告一段落。

歲月流逝,所有的事物都會消失殆盡。然而,死並非生的相反,而是其中一部分。引詩人言:「心之所向,不在娑婆;念念之意,點燃出離!」

................................................

About嘉日•洛珠堅參先生為西藏自由事業奉獻一生的簡史

IMG_2755.JPG

嘉日•洛珠堅參仁波切於1949年誕生於西藏東部康區娘榮(現中國統治下的四川省甘孜州新龍縣)一個顯赫的家庭。幼年時被認證為是蔣巴德威尼瑪的轉世靈童。在他流亡印度後,他被派去接受現代教育,擔任在美國接受訓練的西藏抗暴戰士的翻譯。然而,命運發生了轉變,嘉日先生卻成為一名記者。並先後擔任《西藏自由》《藏文報》和《西藏之聲》(後來改名為《西藏評論》等,西藏有史以來第一份英文刊物)的編輯。

嘉日先生持續以西藏需要武裝抵抗為目標,同時也認為西藏的年輕一代要進行強有力的基層政治運動。為了實現這一目標,1970年,嘉日•洛珠堅參先生與三名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西藏青年大會,旨在激勵年輕一代藏人為流亡藏人社區的發展和統一,以及西藏未來的政治鬥爭建立基礎。因此,嘉日先生在西藏年輕一代的領導層中崛起。曾擔任西藏人民議會議長,噶廈噶倫(部長)等。嘉日先生也是達賴喇嘛尊者倡導的“中間道路”政策最忠誠的支持者之一,他稱這一政策是對解決西藏問題最有遠見和卓越的戰略決策。

在嘉日•洛珠堅參先生擔任達賴喇嘛尊者特使期間,還於1991年至1999年擔任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聲援西藏運動主席。隨後,還擔任該組織的董事會執行主席至2014年。此外,嘉日先生也是主張美國國會立法支持西藏問題的主要推動者之一。從1991年到2011年,美國國會撥出超過1.85億美元的資金專門用於支持西藏自由事業和維護流亡藏人的發展。他的努力直接促成了美國對西藏問題的支持制度化,其最為顯著的列子是美國國會通過的《西藏政策法》(2002年),該法案全面,詳細說明了美國對西藏人民在政治和物質上的支持,以及支持和推動達賴喇嘛尊者代表與中國政府間通過談判解決西藏問題。

1980年至1990年間,嘉日先生還擔任西藏 – 聯合國倡議行動負責人。當聯合國防止歧視及保護少數族群委員會於19918月通過第一次(自1965年以來)關於西藏問題的決議時,嘉日先生和他的團隊成功地將西藏問題重新引入聯合國的議程中,結束了國際社會,尤其是聯合國對西藏問題沉默25年的狀態。

嘉日先生對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政策的堅定信念,以及西藏人民對於自由的渴望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使命。當達賴喇嘛尊者正式委任他為特使,與​​中國政府舉行和談。嘉日先生於1982年首次訪問中國,並於1984年再度訪問中國,成為藏中和談高級代表團的三名成員之一。從2002年開始,嘉日先生率領代表團與中國政府間進行了九輪談判。

2011年,嘉日先生辭去達賴喇嘛尊者特使一職。隨後由於中藏和談沒有任何進展,中國當局在西藏境內的鎮壓力度增大。嘉日先生於20125月辭職,但繼續擔任藏中和談籌備小組成員。

嘉日•洛珠堅參仁波切也是美國非營利組織,即西藏藝術和文化保護委員會主席。該組織致力於保護世界各地的西藏文化遺產,並與領先的機構,學者和宗教組織合作,以保護和發展西藏文化。

退休後,嘉日先生並未將其活動限制在西藏問題上。他的國際活動還包括通過他與已故哥斯達黎加前總統唐·羅德里戈·卡拉佐共同創辦的克里達國際少數民族和平委員會,積極參與到解決各類衝突問題的事業中。嘉日先生也是總部位於曼谷的國際佛教網絡創始成員。

此外,嘉日先生還致力於促進世界各地的環境管理和發展社會正義。嘉日先亦是亞洲民主研究所(IAD)的聯合創始人之一,該組織已成為促進緬甸人權和民主改革最持久和有效的組織之一。

另外,嘉日先生還在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肯尼迪政府學院,布魯金斯學會, 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亞洲協會,巴黎亞洲中心,新加坡南亞研究所,印度國際中心,傳統基金會,日本外國記者俱樂部,查塔姆中心,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等出版的眾多著作做出了貢獻。

嘉日先生一生訪問了50多個國家。多次應邀在美國國會,歐洲議會和其他政府機構等,就西藏問題和西藏精神遺產面臨的威脅等方面進行演講和作證。

2014年退休後,嘉日先生還擔任喬治敦大學亞洲研究項目的研究學者,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項目非常駐高級研究員。另外,嘉日先生還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撰寫他的回憶錄上,他覺得這是他對達賴喇嘛尊者和西藏自由事業力所能及的工作。資料來源│《西藏之頁》

 

IMG_2748.JPG

圖為嘉日•洛珠堅參仁波切與李察吉爾先生

The last rites of Kazur Lodi Gyari Gyaltsen, former special envoy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were performed with full honours at Mindrolling Monastery in Uttarakhand’s Clementown on Sunday.

A galaxy of Government leaders and representatives paid their respects to the Tibetan leader. Governor of Uttarakhand, Baby Rani Maurya, former Chief Minister of Uttarakhand and current MP Ramesh Pokhriyal, Representatives from Bhutan government, Nepal, Delhi Embassy were present at the cremation.

Representing the 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 were Kalon Phagpa Tsering Labrang, Department of Security, 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 Election Commissioner and Commissioner of Public Service Commission, Sonam Choephel Shosur, Deputy Speaker of Tibetan Parliament-in-Exile Acharya Yeshi Phuntsok, members of Tibetan Parliament-in-Exile, Secretary of Department of Information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Sonam Norbu Dagpo, Representative Ngodup Dongchung, Bureau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in New Delhi.

Revered lamas, rinpoches and representatives of the various schools of Tibetan Buddhism also paid homage to Rinpoche.

On 5 November, Rinpoche’s mortal remains were flown from San Francisco. Hundreds of people lined up the entrance to Mindrolling Monastery with Tibetan scarves to pay their respects. The remains were preserved in a shrine in the residence of Penam Rinpoche, Rinpoche’s son, until the cremation.

Gyari Rinpoche, a retired Special Envoy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former Kalon of Department of Information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TA, former Speaker of the Tibetan Parliament-in-Exile and former Executive Chairman of the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passed away on 29 October 2018 in San Francisco. He was 69.

IMG_2745.JPG

◎溫故知新‧ 您可以瞭解更多:

 § 敦珠法王之具勝解者心藥教言

  § Mindrolling History 敏卓林傳承 ~~寧瑪派重要戒律傳承‧尊貴的堪千世系比丘戒傳承

 

◎All rights reserved. 敬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

如欲轉貼引用,懇請如理如法連結敏林堪千仁波切官方部落格‧【敏林堪千仁波切的達瑪師利語自在秘密宮殿】,或附上連結網址,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sternSun 9 的頭像
EasternSun 9

敏卓林堪千仁波切官方部落格 ─ 敏林堪千仁波切的達瑪師利語自在秘密宮殿

EasternSun 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